APP下载|官网注册|首页

  • 打印
  • 收藏
  • 加入书签
添加成功
收藏成功

2.6亿单身如何避免落入婚介陷阱?

参加相親会的嘉宾。图/视觉中国

“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婚介服务了。”广州的张杰良在经历了一次婚介服务后感到失望和愤怒。在他看来,从邀约自己前往线下门店面谈,到洗脑式诱导消费,再到引导本就负债的自己使用信用卡付款,最后到服务环节的敷衍搪塞,每一步都是一个陷阱。

近年来,婚介行业发展火热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中国现存2.1万家婚介相关企业,2020年注册量达到3700余家,较十年前数据增长了3倍有余。2021年上半年新注册企业共1767家,同比增长1.9%。

与行业蓬勃的活力相伴,是婚介市场的乱象丛生。记者了解到,婚介行业当前已成为消费投诉的“重灾区”,在各地消费投诉案例中,婚介服务均榜上有名。苏州、广州、南京等多地的信息都显示,婚介服务投诉已经成为当地的投诉热点之一。

在黑猫投诉、聚投诉、易投诉等投诉平台上,涉及大量婚介服务的投诉。这些投诉聚焦于虚假承诺,哄骗式消费,引导消费者使用信用卡或花呗付款,霸王合同条款,服务质量差,未履行服务承诺等问题上。

对此,江苏省消保委曾开展专项调查,并于2021年9月26日发布了《婚恋交友平台服务状况消费调查报告》,调查发现所涉平台世纪佳缘、百合网、珍爱网、我主良缘等多家存在包括但不限于退费规则不明确、宣传承诺不兑现、会员信息审核形同虚设等问题,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、公平交易权和信息安全权等合法权益。

2022年2月19日,沈阳公安反电信网络犯罪查控中心公布,2022年1月1日至今,沈阳有6位女士在珍爱网交友过程中陷入骗局。其中2起为刷单诈骗、4起为“杀猪盘”诈骗,被骗总金额达170.5万元。受害人年龄最小20岁、最大51岁,全部为单身女性。

近年来,婚恋网站上“杀猪盘”事件频发,诈骗分子在婚恋交友网站,伪装身份,结交异性,以各种理由以及制造各种陷阱诱骗对方钱财。在业内看来,这与婚恋机构信息审核的不严格有着重要关系。

北京市友联婚姻家庭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夏天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婚介机构存在洗脑式营销、服务与承诺不符、筛选机制不严格等问题由来已久,有的甚至成了心照不宣的行规,这些问题已经让社会对该行业产生了较差的印象,整个行业如今面临着巨大的信任危机。但另一方面,中国庞大的单身群体以及离婚率的持续攀升,使得公众对诚信、高质量、专业的婚介服务有着巨大需求。

民政部2020年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的单身成年人口数量高达2.6亿人,超过英法德三国人口总数,其中8000万人处于独居状态。

在上海市婚姻介绍机构管理协会会长徐天立看来,在行业困境以及市场需求的双重影响下,当前婚恋行业已经到了突破与转型的关键期。“谁能抓住婚介行业当前的痛点并有能力解决存在的问题,谁就将获得巨大的机遇。”

洗脑营销“逼单”套路深

《财经》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,从吸引消费者注意、获取个人信息,到电话邀约、线下面谈,再到合同签订、后期服务,婚介公司的各个环节可谓“套路”满满,且各个平台的“套路”大同小异。

记者调查了解到,在前期获客阶段,婚介公司会通过线上、线下各类渠道获取意向人员的基本信息,并以找到了合适的或有意向的对象为由邀约消费者到线下门店面谈。

2021年11月,在广州工作的杨文宇在地铁口收到一家婚介公司的宣传单,宣传内容为扫码进入小程序便可线上聊天、网络交友以及组织线下聚会。杨文宇以为是网络交友软件,于是扫码进入小程序填写了手机号、身高、体重、年收入等个人信息。不过,填写完信息之后并没有看到线上交流平台。

第二天下午,杨文宇便接到了该公司工作人员的电话,向其询问了收入、情感经历等诸多个人信息。当晚该工作人员便电话告诉杨文宇,平台已经为他找到两位对他感兴趣的女生,邀杨文宇次日到公司见面。“我连照片都还没有提供,对方女生怎么会轻易喜欢我,但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一点。”杨文宇说。

《财经》记者在一家婚恋公司的公众号上仅填写了城市、姓名、性别、年龄、身高、学历、手机等基本信息,第二天便接到该公司工作人员电话,邀约线下面谈。工作人员称:“有位在央企工作、年收入30万的男生对你很感兴趣,经过筛选后,你符合男生所有要求,现在想帮你做介绍。”

邀约之后,在接下来的面谈过程中,红娘会采取长达数小时的疲劳轰炸,诱导消费者进行消费。在黑猫投诉、聚投诉等投诉平台上,很多有这样经历的消费者称之为“洗脑全流程”。

杨文宇在接到邀约的第二天来到线下店,但并没有看到前一天给他打电话的工作人员,而是被另外一位自称红娘的工作人员安排在一间狭小的房间。据他描述,房间只容得下两个小沙发和一个小桌子,房间里压抑、闷热,还掺杂着浓郁的香水味。

接下来,该红娘与杨文宇进行了长达两个多小时的交谈。“谈话中,红娘通过各种话术制造我的单身焦虑,通过各种同龄人比较将我塑造成一个无能的人,使我觉得靠自己找不到对象。当时我觉得十分自卑和恐惧,已经忘记我其实是被邀去见意向女生的。”杨文宇说。

此后,红娘提出介绍对象需要收取6800元的费用,杨文宇表示价格太高无法接受意欲离开。“这时她不让我走,用手按住我的胸,拍打我的大腿,并与我击掌,同时提高语调,强调她的专业性和脱单的重要性,拿我的父母、同龄人以及我个人方方面面的信息来抨击我,还拿出其他人的付款截屏说‘人家年龄比你小、收入比你低都舍得,你怎么舍不得呢’?”

期间,红娘反复强调,“我是九年老红娘,保证一定可以帮你脱单,如果两个月没成功会将钱退给你,相信姐姐,微信还是支付宝?”“没钱用信用卡付款也可以,弟弟能不能破釜沉舟一次收获美满的爱情”。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畅销排行榜

APP下载|官网注册|首页

"; var footstr = " "; var oldstr = document.body.innerHTML; $(".print-close").hide(); $(".Print").hide(); var printData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rint-div").innerHTML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headstr + printData + footstr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oldstr; $(".m-sc").click(function () { if (islogin == "0") { document.location.href = "/userrelative/login.aspx?backurl=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; } AddFavoriteData(titleid); }); $(".surplus").click(function () { LoadMoreContent(titleid); }); $(".login-Print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In("fast"); $("#printContent").html($(".textWrap").html()); $("html").addClass("hidden"); }); $(".print-close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Out("fast"); $("html").removeClass("hidden"); }); return false;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