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下载|官网注册|首页

  • 打印
  • 收藏
  • 加入书签
添加成功
收藏成功

有一种人生赢家叫自由撰稿人

《刺杀小说家》剧照

下午两点半,大福刚起床。采访之前,他对南风窗记者说:我先醒醒瞌睡。

大福是贵阳的一位剧本杀作者,前一天晚上,他在脑海中构思新剧本的框架,越想越兴奋,等再从思维中退出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。

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,大福的日常作息十分随意,“什么时候困了就睡,什么时候醒了就醒”。他热爱剧本杀事业,对很多人来说,工作与生活不分并非好事,但是对大福而言,如果只是写剧本,每一天都可以当作休息日。

不用坐班,不用打卡,没有复杂的职场人际关系,只做最纯粹的文字工作,自由撰稿人是无数年轻人心中向往的职业。

在林立的城市写字楼之外,这是一块有关文学、自由与理想的交织之地,有人奔赴此处,为了热爱,也为了机遇。

只是所有的礼物都被命运在暗中标好了价格,自由撰稿人的路并没有那么好走。

不愿再回到职场了

慌慌是山东姑娘,小圆脸,大眼睛,有点像王冰冰。她有一张典型的文艺青年书桌,桌面铺着干净的碎花棉布,各种各样的图书满满地将桌子包围起来。每天上午十点半之前,她会准时坐在桌子前开始工作。

慌慌曾就职于上海一家国际教育新媒体,遇到热点事件,她就在网上四处搜罗信息,套上大多数公众号写文章的套路,编成一篇两三千字的稿子,单篇文章可以拿到的最高稿费是一千元。

她对国际教育不感兴趣,文章写起来也慢,新媒体工作令她感到紧张、乏味,并且“不太能养活自己”。2020年9月,她在豆瓣上看見一位自由撰稿人的自述,称一些自媒体平台的稿费可以达到三千元,也就是说,每个月写三到四篇稿子就能够在上海生存。

这让慌慌感到心动,她开始给一些人物传记类公众号投简历,除了基本的资料信息,她还附上自己写过的阅读量“10万+”稿件。很快,就有编辑来联系她。

写人物稿,前期需要采访,这对慌慌来说是个挑战,尽管大学读的是新闻学,但她没有正儿八经采访过陌生人。

慌慌的第一个采访对象,是她堂妹的同学—当年湖南省的文科高考状元,对方只是一个18岁的青涩学生,她却在采访时紧张得浑身发抖。

上交第一篇稿件之后,编辑夸她语感不错,这给了她很大的信心,也推动慌慌去寻找更多的投稿平台。她一次给网易旗下某个文创内容公众号写稿,单篇稿费拿了六千块。

不知不觉,慌慌靠“外快”赚的钱就超过了自己的本职工作,她拿着稿费攒下的三万元,辞掉工作,去云南、西藏玩了二十来天。

这次离职,还没有让她下定决心要做一名真正的自由撰稿人。回到上海后,她又连续入职了两家新媒体公司。

在第一家公司上班的第一天,慌慌开了三个小时选题会。下午四点钟,主编突然抛给她一个选题,让她在六点前交提纲。

任务是一本工具书的书评。慌慌胡乱地翻了翻书,硬着头皮在下午六点前交了大纲,却被打了回来,让她“再改三遍”。第二天上午,主编又让她“找20个选题”。因为没办法接受这样的荒诞任务,她选择了离职。

在内心追求着价值感,现实却又只能沦为内容流水生产线上的一环,写着不喜欢的文字,是很多“双非”文科生初入职场后的命运。

在内心追求着价值感,现实却又只能沦为内容流水生产线上的一环,写着不喜欢的文字,是很多“双非”文科生初入职场后的命运。慌慌渴望去严肃的新闻媒体,进行有意义的创作。

她曾给上海一家时政媒体投过简历,即便应聘的岗位工资很低,有过几年工作经验的她也愿意去做。但最终还是没有得到回应,慌慌想了想,觉得自己被卡在了学历这一关。

从西藏回来后,慌慌在第二家公司遇到了一位对内容充满控制欲的编辑,写文章必须按照规定模板与套路,最后稿子发出来的时候,她常常觉得那不是属于自己的作品。

为了完成那份工作,慌慌需要在办公室里从早上九点待到晚上十点,再机械的文字工作也需要创作灵感,压抑的办公室环境却使人思维枯竭。冗长的会议、无意义的人事对接,这些职场人习以为常的事,却持续地消耗着她。

一天下班,走到公司楼下,慌慌的鞋带散开了,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,并不想弯腰去系。她拖着散掉的鞋带,一步步走到与网约车司机约定好的上车地点。坐在车上,她忍不住问自己:如果要摆脱这种生活,我应该怎么办?

五年的工作经验并不是没有赠予她回馈,慌慌看到自己微信上一千多个编辑的联系方式,看到那些自己曾经投过稿的媒体,这一刻,自由撰稿成了她的救命稻草。她说:“我真的不愿意再回到职场了。”

在距离上海一千两百多公里的北京,无尽面临着与慌慌几乎一样的困境。

大学毕业后,无尽一直从事新媒体工作,对自己写的文章却很难产生认同。她讨厌通勤,租的房子距离公司只有一百米,她在北京没有交到很好的朋友。

为了摆脱工作圈子,无尽会在下班后一个人步行去一公里之外的商场。只是步行,别的什么也不干。

无尽说,由于这是第一份工作,她做什么都有一种“学生思维”,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好。每周的稿件复盘会议是她最大的压力来源,文章的阅读量数据清晰又无情,衡量着每一个写作者的价值尺度,决定着他们的工资,因此她总是紧绷着。

慢慢地,无尽对办公室越来越抗拒,有时仅仅去楼梯间待上一会儿,都让她觉得舒心不少,“特别不自由”。

为了自由,2021年3月,无尽所在的公司开启项目重组,她义无反顾地辞了职。

床与书桌离得太近

离职之后,无尽依旧在为前东家供稿,每周一固定地给编辑报三个选题。只是她从北京搬到了西安,她是陕西人,老朋友们都在这里。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畅销排行榜
  • 风云
    南风窗 2012年07期

    南风窗

APP下载|官网注册|首页

"; var footstr = " "; var oldstr = document.body.innerHTML; $(".print-close").hide(); $(".Print").hide(); var printData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rint-div").innerHTML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headstr + printData + footstr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oldstr; $(".m-sc").click(function () { if (islogin == "0") { document.location.href = "/userrelative/login.aspx?backurl=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; } AddFavoriteData(titleid); }); $(".surplus").click(function () { LoadMoreContent(titleid); }); $(".login-Print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In("fast"); $("#printContent").html($(".textWrap").html()); $("html").addClass("hidden"); }); $(".print-close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Out("fast"); $("html").removeClass("hidden"); }); return false;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