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下载|官网注册|首页

  • 打印
  • 收藏
  • 加入书签
添加成功
收藏成功

唱片公司今何在?

“华语音乐当然在进步,为什么会倒退呢?”沈黎晖仰坐在办公室阳台的椅子里,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道。

2022年初的这天下午,这位摩登天空CEO兼清醒乐队主唱,正忙于财务、预算、总结等各种公司事务。他掌管的音乐王国在高速运转。北京东四环外的这栋旧厂房里,摩登天空的几百名员工填满了两层巨大的平层,新歌录制间隙,乐手们钻出录音棚,聚在楼下抽烟。

千里之外的海南,上一年度最后一场草莓音乐节刚刚落幕,相隔半个月,新一年的年度发布紧随而来。2022年,160多张专辑被列入摩登天空的发行计划,平均两天一张,创历史新高。摩登天空将全面布局虚拟世界,一位虚拟音乐人即将出道。继摇滚、民谣、Hip-Hop之后,今年将大举进军国风板块。

似乎存在着两个华语乐坛。一个在江湖之上,打造魔音贯耳、批量生产、算法分发的网络“神曲”;一个在殿堂之中,遵循传统制作流程,工业化淬炼高品质音乐。两者偶有交汇,但在2021年末的舆论场上,形成泾渭分明的撕裂。“华语音乐完了”的悲观论调,再次甚嚣尘上。

殿堂之中的唱片公司,曾经为音乐天才提供了起飞的引擎,也按照私人订制的模式,将一个个平凡的素人包装成时代巨星。他们打造白金唱片,生产国民金曲,创造集体记忆。他们曾经决定人们能听到什么音乐,喜欢什么曲风。他们定义了流行,也塑造过审美。

有人疑惑,网络热歌横行的年代,作为音乐行业曾经的守门人,唱片公司如今在做什么呢?

流量邏辑影响唱片工业

2021年末,太合音乐集团“A18我们的主歌”企划收官,这个由英文字母、数字、中文等一系列代码组成的概念,透露出音乐公司积极求变的心态。企划收录11首歌,每首歌均来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位音乐人的合作。初衷是鼓励来自不同体系的音乐人打破壁垒,在口碑品质和流量数据中寻求平衡。

网络热歌《你的答案》原唱阿冗、《白羊》唱作人徐秉龙,这些自带流量作品的音乐人都受邀而来,与太合音乐旗下唱作人混搭。李玉刚则与赛博朋克说唱乐队“MiniG迷你机”合作了《东方不败SWORDSMAN》,李玉刚清亮的嗓音,与电音形成了奇妙的互动。

“华语流行乐内部呈现出某种困境,出现了迥然不同的用户、市场,听懂彼此越来越难。”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胡译友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原因在于技术和媒介发展以及垂类消费生态的蔚然成风。流行音乐责无旁贷地要担负一定的沟通媒介作用。”在北京三里屯的办公室里,他一边在电脑上点开这些歌,一边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一一解释每首歌的构想。

一首R&;B飘出来,由丁世光与Vicky宣宣合作。丁世光是业内公认的优质唱作人,曾以创作人、制作人等身份参与陶喆、田馥甄、林宥嘉、易烊千玺等艺人作品;Vicky宣宣是b站“百大Up主”之一,15岁的中学生,拥有180万粉丝。丁世光包揽了创作和制作,小女孩专程飞到北京录音。

唱片公司主动向热歌唱作人和流量博主伸出了橄榄枝,不惜动用顶级创作人,利用唱片公司制作和包装能力来实现“融合”。

那么,唱片公司与流量歌手融合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

不可否认,流量逻辑不仅席卷音乐产业,也在影响着传统唱片公司。胡译友坦率地承认,平台适配性和线上传播潜力已经成为公司选新人的考量之一。以流量和品质将流行音乐一分为二的传统逻辑,显然不再适应市场要求。

太合音乐已经将大热金曲歌手YangYang签至旗下,他的《关机又关机》去年风靡各大线上平台。胡译友解释选择他的理由:“他会写高品质的金曲。”现在,除了去演出现场物色新人,唱片公司还会去b站、抖音等视频平台寻找,这些年轻人发来的demo(歌曲小样),不再是音乐文件,而是自拍视频。

2020年9月9日,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的太合音乐集团展区。本版图/人民视觉

唱片公司一些年轻歌手写歌时,也会自觉或不自觉受到热歌逻辑的指挥。所谓热歌逻辑,包括副歌前置、主歌缩短,和弦也遵循一定的套路,hook(副歌中最勾人的旋律)动听,过耳不忘。“很多音乐人是不屑于这么干的,但另一些人很‘聪明’,他们会按套路写。”胡译友说。

说着,他起身在白板上写下四个词:选秀、彩铃、流媒体、短视频——这就是华语音乐20年来经历的潮流。从业20余年,他见证了全部历程。每一波潮流都在冲击和重构唱片行业,总的趋势是,渠道以挑战者的姿态试图侵占更多话语权。他强调:“20年来传统音乐行业持续遭受冲击,是因为音乐传播路径发生了巨大变化。”

人们通过播放器和短视频听新歌,而不再直接购买唱片公司发行的CD和卡带,电视台和电台的打歌节目也所剩无几。唱片公司正遭遇营销路径上的困境,哪怕知名歌手新专辑上线,往往也像小石子投进湖心,激不起水花。唱片公司对内容逻辑的自我迭代,正是这一冲击的反射:流媒体和短视频平台已经主导音乐传播路径。

“十大热歌是什么?那是用户的选择,而给用户什么?是你的选择。”胡译友说,进入流媒体和短视频时代,如果只是呈现和迎合用户的选择,就会变成这样。

乐评人邓柯解释,短视频音乐遵循用户行为逻辑,而不是精英审美逻辑。用户行为逻辑之下的热歌,无限接近于这个社会真实的平均审美水平。“听众一直都是分层的,有喜欢高雅的,有喜欢俗歌,只是以前渠道被相对精英的人把持,喜欢俗歌的人没机会为自己的品位投票。”

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(不支持PDF下载),如需保存文章,可以选择【打印】保存。
上一页1 2 3 4 5 下一页 5
畅销排行榜

APP下载|官网注册|首页

"; var footstr = " "; var oldstr = document.body.innerHTML; $(".print-close").hide(); $(".Print").hide(); var printData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rint-div").innerHTML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headstr + printData + footstr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oldstr; $(".m-sc").click(function () { if (islogin == "0") { document.location.href = "/userrelative/login.aspx?backurl=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; } AddFavoriteData(titleid); }); $(".surplus").click(function () { LoadMoreContent(titleid); }); $(".login-Print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In("fast"); $("#printContent").html($(".textWrap").html()); $("html").addClass("hidden"); }); $(".print-close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Out("fast"); $("html").removeClass("hidden"); }); return false; }